4月16-17日,在哈佛大学主办的第25届哈佛中国论坛上,凤凰网《对话世界》作为传播伙伴,春华资本创始人胡祖六表示,调动民营经济积极性对中国宏观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经济发展十分重要,当前对科技行业的强力监管应引起重视。 但监管的同时,也要注意提振企业家信心。

 

以下为演讲部分内容:

感谢哈佛大学中国论坛组织本次会议。 我很高兴和几位朋友一起讨论大家关心的中国宏观经济问题。

刚才Perkins教授提到,一个大的主题是中长期。 如果不看具体的经济增长指标,中国经济仍然可以有与我们潜在增长相匹配的表现。 对此,我认为中国过去几十年有很多非常成功的记录,有非常好的基础,也有很多对经济增长非常有利的因素。

当然,姚洋教授在这里也做了很多研究,振华也做了很多研究。 我们其实是有共识的。 未来,基于中国人口老龄化、生育率下降等因素,未来经济增长必然依赖于生产力和效率的提升。 这需要更多的创新、高新技术的投入、技术的普及和创新创业,也需要私营部门更加活跃和有竞争力。

所以我就一次性讲完了。 回顾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奇迹,其实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私营部门、竞争以及中国的创业创新精神。 当然也包括有效利用国际市场,包括进出口,包括利用外资。 因为地缘政治可能在外部环境上有更多的挑战,这意味着我们内部需要这种创新。 那么更重要的是调动民营经济的积极性,调动我国科技创新的潜力。

近一两年,有关部门对科技行业的强力监管或许也值得关注。 监管本身是可以理解的。 无论是反垄断、数据安全,还是保护用户隐私,这都是中国作为移动互联网最发达的国家。 首先,应该关注的问题实际上是国际共同问题。 例如,欧盟也存在这些问题。 但问题是,监管确实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同时也发出了一些政府可能不想发出的信号,或者可能会被市场误解。 所以现在应该说企业家的信心是比较低的。 那么我觉得为了释放中国的内在增长潜力,未来政府监管部门应该调动包括在华外资企业在内的民营经济的积极性。 这将使中国能够创新、保持活力、保持可持续的生产力。 增长,我认为中国经济中长期应该是非常乐观的。

演讲后,胡祖六回答了新冠疫情背景下哪些政策选择有助于维持前两季度经济增长的问题。

我觉得从3月份以来,很多政策陆续出台,从央行、从财政角度、从生产监管角度。 因为对中国私营部门尤其是科技行业领域的严格监管,这两年截至3月份还不能说完全消除,但至少在某些方面做了一些澄清。 这个举措可能会让这些企业家多一点信心,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帮助的。

疫情过后,我们需要开始规划未来,让经济有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和动力。 包括刚才提到的一些制度改革,需要一步一步地启动,有时会放弃一年,但为中长期奠定更坚实的基础。 这可能是一种趋势平衡。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