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线城市从事文案工作的年轻白领杨森,听说ChatGPT可以帮助用户轻松生成高质量文本内容。可他在苹果应用商店搜索到了这款软件并下载后,发现只有1次免费提问次数,需要订阅才能继续使用。

 

困惑出现在订阅后的使用体验与预期相去甚远,软件的生成效果并不如描述中所说,质量也远低于他的期望。在网上发现了众多类似情况的案例后,杨森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原来,他下载的软件并不是正版ChatGPT,而是一个盗版软件,由不良商家制作,旨在骗取App订阅费。

人工智能的经济红利还未充分展现,人性的阴暗面已经驱使着一部分人挣到了钱。

应用商店里的GPT陷阱过去两个月里,OpenAI陆续上架了移动端ChatGPT的iOS和安卓版本。下载后,用户可以链接到已有的网页端ChatGPT帐户,并同步设备之间的历史记录。

产品特色介绍中显示,这款软件支持即时问答,可以向用户提供定制化建议、激发创作灵感等。不过想要体验到这些服务,还得先躲过如今充斥着几乎所有手机应用商店的山寨版App,比如“AIChat”、“ChatGTP”和“ChatAI”等等。

以小米应用商店为例。搜索栏输入“ChatGPT”关键词,结果页面显示靠前的是文心一言、讯飞星火,以及一款名为“Chat人工智能助手-聊天写作”的App,后者简介为“一款智能聊天对话、智能写作文章生成App”。

随后测试发现,该App只有2次免费提问次数,耗尽后需要通过订阅会员才能获取不限次数的功能,价格分别为按年订阅128元、按季订阅88元、按月订阅68元、一天体验40元、永久订阅188元。

应用订阅收费页面

类似的App在各大应用商店内十分普遍,收费套路也基本相同。令人费解的是,在前期试用阶段,此类APP还能保持较高的流畅度,但在开通会员后,却不约而同上演了多次崩溃重启的情况。

国外安全机构早先就注意到该现象。全球网络安全公司Sophos发布研究文章《“FleeceGPT” mobile apps target AI-curious to rake in cash》(“FleeceGPT”移动应用瞄准了对人工智能好奇的人,希望能大捞一笔)称,大众对ChatGPT的兴趣,引发了一波新的应用程序骗局,这些应用程序希望从这种炒作中获利。

Sophos将之定义为“Fleeceware”(订阅程序),典型特征包括:

功能可以免费通过移动操作系统本身或其他在线来源获得;

引导用户注册短期免费试用,然后转为高额的循环订阅费用,从毫不知情的用户中获取收益;

使用侵入性广告和其他功能,使免费版本几乎无法使用,并推动用户转向订阅。

Sophos的调查中检查了5个声称基于ChatGPT算法的“Fleeceware”应用程序。其中的ChatGBT,利用低级却有效的手段——容易混淆的名称,来提高应用商店中的排名。其收费在每月10美元至每年70美元之间,仅在三月份就为其开发者创造了1万美元的收入。

另一个类似的名为Genie-AI ChatGBT,收取用户每周7美元或每年70美元的订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积累了近70万美元的收入。

Sensor Tower的数据

这类应用还潜藏着更大的威胁。今年6月,网络安全公司Palo Alto Networks警告称,发现了模仿ChatGPT的恶意安卓应用。第一个是伪装成“SuperGPT”应用的木马,第二个则是伪装成“ChatGPT”应用并通过向泰国电话号码发送短信来收取欺诈性费用的恶意软件。

“FleeceGPT”如何狂赚?“FleeceGPT”师承臭名昭著的“Fleeceware”,套路基本如出一辙。要理解其中的运作机制,需要深入探究整个生态链。

回到APP开发的阶段,这类应用想要实现生成式AI的功能,目前主要通过两种模式:其一是通过获得类似ChatGPT应用的接口,实现一端与官方正版连接,另一端与盗版用户连接;而另一种模式则被称为“山寨”式开发,这种方法所使用的AI对话模型质量远远不如ChatGPT。

有趣的是,由于苹果应用商店的规定,所有上架的App都必须包含详尽的《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开发者信息。对此,许多“FleeceGPT”为了节省精力,选择将这些内容托管在诸如腾讯文档和飞书等云办公平台上,而非成本更高的自建网站。

同一开发主体下应用,图源七麦数据

可能有疑问,平台为何缺乏有效监管?原因在于,这些应用程序会在规定的服务条款边缘精准徘徊,避免访问私人信息等其他敏感动作,因此在审核过程中很少被拒绝。

当然这些应用的获利方也包括平台。以苹果应用商店的规则为例,平台在第一年内会抽取用户付费的30%,从第二年开始则抽取15%。这就造成平台侧花费大量物力人力加强监管的动力不足。

大模型的移动端故事当前阶段,生成式AI向移动端迁移的过程中表现出技术的无序扩散,同时也反映了市场需求和资本的强烈共鸣,可以归纳出三个主要的驱动因素。

一是市场需求。全球移动互联网用户比例不断攀升超过50%,这已成为AI开发者不可忽视的巨大市场。生成式AI在移动端有许多潜在的结合方向,例如内容智能推荐、语音对话等等,因此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二是成本因素。随着移动设备硬件成本的持续下降和AI计算能力的不断提升,使得开发者更容易在移动端产品中,应用生成式AI技术,降低了门槛。

三是数据资源。移动设备拥有大量的用户原始数据,为构建生成式AI模型提供了丰富的训练样本。这种在设备端进行自适应学习的思路正在兴起,开发者可以借此实现更个性化和精准的AI交互体验,从而满足用户多样化的需求。

新技术的引入,必然会伴随着磨合。

移动端的生成式AI应用,正处于激烈的竞争当中。根据SensorTower发布的《2023 年 AI 应用市场洞察》报告,随着2022年12月初ChatGPT的发布,Al Chatbot赛道迅速升温。2023年上半年,市场中AI Chatbot应用数量多达200余款,下载量突破1.7亿次,竞争十分激烈。

许多开发者和企业试图偷懒模仿先验成功的模式,导致了大量功能和界面雷同的产品泛滥。同质化的现象不仅削弱了整体市场的创新能力,也让消费者在选择时感到疲惫不堪。

另一方面,为了迅速夺取市场份额,一些生成式AI应用选择简单粗暴的手段,例如过度的广告投放、订阅套路等,这对用户体验造成了损害。上述案例正是一个典型缩影。

同时,生成式AI的强大功能根源于数据,对用户数据的需求也更迫切,因此如何保护用户隐私成为一个重大难题。就在8月初,苹果应用商店因合规问题下架了许多生成式AI类应用软件。

“点点数据”记录显示,8月初,约百款生成式AI类App遭苹果商店“除名”。这些应用大多采用了Open AI公司提供的API接口,由于没有获得运营所需的许可证,涉及应用无法在中国App Store上无法使用,直至确保符合《互联网信息服务深度合成管理规定》规定。

简而言之,生成式AI与终端技术的交汇,为智能手机及其他各类硬件设备的创新方向指出一条明路,碰撞出全新的供需格局。这股势头将在科技与市场领域掀起深远涟漪,孕育出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全新局面。

(文中人物为化名)

参考资料:

“FleeceGPT” mobile apps target AI-curious to rake in cash-Sophos

作者 admin